中金:就地过年影响几何?

中金:就地过年影响几何?

来源:中金点睛

春运发送旅客人次相比正常年份大幅减少。交通运输部预计2021年全国春运期间发送旅客17亿人次左右,较2019年的正常水平有43%的降幅。从生产角度来看,就地过年对第一季度工业生产有正面影响,但可能对部分第三产业有拖累。从支出角度来看,就地过年可能对库存有正面影响,而消费将面临不确定性。就地过年和疫情防控对于2021年第一季度GDP的影响有正有负,总体影响可能尚需视疫情的演变以及春节期间生产和其他活动的安排而定。目前我们仍然维持2021年第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19.5%的预测。

摘要

这个春节不一样。近期国内多地报告本土散发病例和聚集性疫情,就地过年将是不少人的选择。探亲访友活动将低于预期,而加班生产将是部分人群的选择。这个变化如何影响一季度GDP增长?

春运发送旅客人次相比正常年份大幅减少。交通运输部预计2021年全国春运期间发送旅客17亿人次左右,较2019年的正常水平有43%的降幅。从百度搜索指数来看,春运相关的关键词(12306、火车票、机票)热度都有所下降。新浪微博的一项2021年1月20日发起的调查也显示,22%选择不会返乡过年,原因是假期不够且不安全,还有25%表示还在观望中。

从生产角度来看,就地过年对第一季度工业生产有正面影响,但可能对部分第三产业有拖累。我们预计部分人员就地过年能增加工作时间,一定程度上将熨平工业生产活动的季节性波动。部分第三产业,例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和住宿和餐饮业或受到负面影响,但是这些服务业占一季度GDP的比重比较低(这些服务业占2019年首季GDP的6%左右,而工业占同期GDP的比重为33%)。

从支出角度来看,就地过年可能对库存有正面影响,而消费将面临不确定性。就地过年将减少探亲访友与聚会带来的消费,但相比2020年初“一刀切”的完全封闭式管理,本次疫情防控精准性更强,有助于降低对消费的负面冲击。而替代效应也有助于减少疫情对总体消费的冲击,比如城市消费对农村消费的替代,商品消费对服务消费的替代,线上消费对线下消费的替代,以及国内消费对海外消费的替代。第一季度GDP增长的贡献中,消费占比最高,过去五年平均为70.6%。如果生产出来的商品不能被及时消耗掉,将体现为库存上升。

就地过年和疫情防控对于2021年第一季度GDP的影响有正有负,总体影响可能尚需视疫情的演变以及春节期间生产和其他活动的安排而定。目前我们仍然维持2021年第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19.5%的预测。

正文

不一样的春运

近期国内多地报告本土散发病例和聚集性疫情,虽然疫情已经大体上得到控制,但即将到来的春节带来的人口大规模流动使得疫情防控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为此,截至1月11日15时,已有29个省份倡议就地过年,主要内容为外地务工人员“非必要不返乡”,本地居民“非必要不出省”“各企事业单位错峰离岗返乡、实行弹性休假制度”等[1];《冬春季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要求:“返乡人员需持7天内有效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结果返乡,返乡后实行14天居家健康监测,期间不聚集、不流动,每7天开展一次核酸检测。”正如我们在2020年12月10日发布的报告《复苏加速可能也有赶工因素》中提到的,由于中国特殊的人口迁徙因素,疫情防控也会给春运和春节期间的经济活动带来一定影响,继而影响一季度经济数据、甚至上半年经济走势。

图表: 每日新增本土阳性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截至2021年1月25日,每日新增本土阳性=每日新增本土确诊+每日新增本土无症状-每日本土无症状转为确诊。

春运发送旅客人次相比正常年份大幅减少。《关于做好2021年春运工作和加强春运疫情防控的意见》(发改运行〔2021〕35号)表示:“2021年春运我国人口流动规模将显著低于常年,客流量存在较强不确定性。节前客流相对分散,节后返程较为集中。”交通运输部预计2021年全国春运期间发送旅客17亿人次左右[2];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预计全国铁路春运客流将下调至2.96亿人次[3]。这两个数字虽然都较2020年疫情期间有一定幅度的回升,但较2019年的正常水平仍然有43%和28%的降幅。从百度搜索指数来看,春运相关的关键词(12306、火车票、机票)热度都有所下降。新浪微博的一项2021年1月20日19:20发起的“今年你还返乡过年吗?”调查也显示,截至2021年1月24日8:00,50%选择“会,回家的票已经买好了”,22%选择“不会,假期不够且不安全”,还有25%选择“还在观望中”。从实际情况来看,虽然春运尚未正式开始,但是主要中心城市的人口流出低于往年,主要劳务输出省份的人口流入也略低于往年(更多城市和省份详见附录)。

图表: 春运客运量

资料来源:Wind,中国网,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春运铁路客运量

资料来源:Wind,人民日报,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12306的百度搜索指数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截至2021年1月25日,0为正月初一,下同。

图表: 火车票的百度搜索指数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机票的百度搜索指数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返乡过年意愿的微博投票

资料来源:微博,中金公司研究部。调查时间为2021年1月20日至24日。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北京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截至2021年1月23日,下同。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四川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客运量下降反映了回乡探亲和旅游人数的减少。春运出行目的主要由探亲和旅游组成:2017年,春运出行目的中探亲访友占比为78%,旅游度假出行占比为14%[4]。一方面,疫情防控需要、就地过年倡议和相关政策都会使得部分异地工作的人员今年不回乡过年;另一方面,国内游受阻、出境游几乎完全停滞,旅游意愿和限制使得旅游人数大幅下降。

如何影响经济?

生产角度

从生产角度来看,就地过年对第一季度工业生产有正面影响。春运造成的大规模人口流动和春节假期扰动会减少人员工作时间: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在当年2月会有一定幅度的下滑;第一季度的工业产能利用率一般情况下也低于上年四季度和当年第二季度。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预计部分人员就地过年能增加工作时间,一定程度上将熨平工业生产活动的季节性波动。从GDP总量上来看,第一季度一般是全年的低点。从第一季度GDP与相邻两季度GDP均值差异来看,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为农林牧渔业(-52.7%)、建筑业(-44.5%)、工业(-12.4%);2月的工业增加值一般是全年低点;服务业中除了金融业和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外,其他行业也会受到负面影响。此外,就地过年和疫情防控可能对部分服务业产生负面影响:春运人数减少可能会减少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GDP,疫情防控也可能减少住宿和餐饮业等服务业的GDP。但是一方面两者仅占第一季度GDP的4%和2%(2019年数据),另一方面我们预计其他行业的生产增加能弥补部分受影响服务业的生产减少。

图表: 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当季工业产能利用率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GDP季度数据走势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第一季度GDP与相邻两季度GDP均值差异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为2015年至2019年均值。

图表: 工业增加值定基指数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2019Q1的GDP构成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支出角度

从支出角度来看,结构性影响更为显著。从历史经验来看,第一季度GDP增长的贡献中,消费占比最高,平均为70.6%;资本形成总额、货物和服务净流出占比分别为28.9%、0.5%。短期出口和投资仍然维持较高动能。虽然12月出口同比增速较11月有所放缓,但新出口订单仍在高位,在手订单仍然比较充足,这些都能在短期内激励企业和工人加紧生产,短期内支撑出口(不过码头工人一般可能以本地人居多,其春节回家过年可能受到的影响不会很显著,所以不宜高估春节就地过年对出口的支撑)。在企业利润回升、产能利用率处于历史高位的情况下,制造业投资预计将继续回升,支撑整体投资。生产出来的商品不能被及时消耗掉的部分将体现为库存上升。

图表: GDP当季同比增长贡献率

资料来源:CEIC,中金公司研究部。为2015年至2019年均值。

图表: PMI新出口订单、在手订单与出口同比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工业企业利润、产能利用率与制造业投资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为2015年至2019年均值。

图表: PMI产成品库存与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消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从近期的高频数据来看,经济活动,尤其是服务类消费受到了一定负面影响:全国观影人次有所下行。但是相比2020年初“一刀切”的完全封闭式管理,本次疫情防控精准性更强,一方面是由于人们对于新冠疫情的了解程度更深,对于遏制疫情本身的检测、治疗能力大幅提升;另一方面是由于人们在疫情常态化防控下的适应能力提升,经济活动对于疫情变化的调整(例如线上办公、电子商务的大幅运用)更为迅捷。对于聚集性疫情发生的地区(石家庄等),封闭措施类似2020年初;对于病例散发且传播链条较为清晰的地区(北京等),局部封闭措施对经济活动有一定负面影响,但是根据2020年相关城市的经验(北京、成都等),我们预计影响较为短暂;对于目前没有病例的地区,整体负面影响较小。

图表: 全国观影人次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石家庄拥堵延时指数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北京拥堵延时指数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地铁客运量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情况下对消费负面影响递减。从国庆和元旦的消费情况来看,虽然在假期前仍有散发病例出现,但是电影观影人次、零售和餐饮企业销售额所受的负面影响递减。只有旅游行业仍然受到较大负面影响(其中也有景区限制人数等供给端因素)。因此,春节期间的消费状况仍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疫情的控制,如果春节前夕全国每日新增阳性病例数保持在较低水平,我们预计疫情对消费的负面影响将较小。

图表: 观影人次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十一和元旦消费同比增速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春节消费结构更偏向于商品消费。购置年货(自用)、孝敬长辈/老人礼品、走亲访友礼品等是商品消费是春节消费的主力,而外出聚会/娱乐、外出旅游等占比相对较小。就地过年或将减少交通费支出,也会部分抑制走亲访友,但能够通过网购等非接触方式进行弥补。自用礼品结构中,食品饮料、服装配饰、烟酒茶排名前三。

图表: 2016年春节消费开支将主要用于哪些方面

资料来源:Ipsos,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2016春节考虑购买哪些礼品

资料来源:Ipsos,中金公司研究部

替代效应有助于支撑春节期间总体消费:

► 城市消费对农村消费的替代。就地过年增加了城镇消费,减少了农村消费。由于城镇居民消费支出水平高于农村,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总体消费支出。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结构来看,相较于农村居民,城镇居民在居住、衣着等方面支出更多,在食品烟酒、交通和通信等方面支出更少。如果疫情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就地过年人群或能够节约交通费方面地支出,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其消费能力。

图表: Q1居民人均消费支出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2019Q1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结构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 商品消费对服务消费的替代。新冠疫情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消费结构,使得人们增加货物消费,减少服务消费。而从2019年第一季度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占全年消费支出比重来看,商品消费占据春节期间的主导地位,第一季度的服装、食品烟酒等消费占全年比重较高,而教育、文化和娱乐消费占全年比重较低。

图表: 居民消费支出构成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2019Q1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占全年消费支出比重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线上消费对线下消费的替代。疫情使得人们更偏向于线上消费: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从2020年开始就快速上升,大幅超越了原有趋势。而就地过年或使得以往由于快递物流人员返乡而造成的快递供给端限制有所减轻,支撑春节期间的线上消费。此外,如果春节期间人们减少走亲访友,可能会增加网上娱乐消费。

图表: 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 国内消费对海外消费的替代。由于疫情的限制,以往春节期间火热的出境游几乎停滞,这些需求有望从海外转移到国内。从2020年中国奢侈品消费结构中也能看出,由于疫情限制,境内购买奢侈品的比重由2019年的32%提升到了70-75%。同理,我们预计国内跨省旅游需求减少,而城市周边游预计将填补部分的旅游需求。

图表: 当季出境旅游人数

资料来源:Wind,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在境内购买奢侈品比重

资料来源:贝恩,中金公司研究部

对经济数据影响的总结

对于生产端,就地过年和疫情防控能够通过增加工作时间、提高产能利用率的方式,对工业生产产生一定正面影响;对部分第三产业,例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以及住宿和餐饮业或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但一方面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仅占第一季度GDP的4%,住宿和餐饮业仅占第一季度GDP的2%,另一方面我们预计其他行业的生产增加能弥补部分受影响服务业的生产减少。

对于支出端,消费可能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短期出口和投资仍然维持较高动能。因此,工业生产的提升可能会部分体现为存货投资的增加。春节消费或受到一定负面影响,但是总体上远小于2020年初,而替代效应也有助于减少疫情对总体消费的冲击。

就地过年和疫情防控对于2021年第一季度GDP的影响有正有负,总体影响可能尚需视疫情的演变以及春节期间生产和其他活动的安排而定。目前我们仍然维持2021年第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19.5%的预测。

附录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上海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广州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深圳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西安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南京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郑州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天津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武汉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成都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杭州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重庆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石家庄流出)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安徽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河南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湖北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湖南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江西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百度迁徙指数(河北流入)

资料来源:百度,中金公司研究部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n-zs.com/266.html